老猫

编辑出版人

icon临摹1
一点点努力,为以后加油💪

不死人前传

  三人伫立。
  崖上有风,阴测测。
  这算是武林上的一次巅峰之战,绫波剑客和大刀蛉野的对决,寒风吹响衣袂,于天地间飘渺站立唯独二人。
  大刀蛉野首先开口,“绫波剑客,你这老贼,他们与你有何怨仇?今日我定要替死去的十八条人命讨回个公道!”
  绫波剑客有些皱眉。
  我巍巍颤颤将剑驻地,身上的刀痕血印依稀可见,幸而主子赶到,才没被大刀蛉野的刀给剁了。试着把背挺直 ,在一旁为绫波剑客呐喊助威,一喊就得到了我主子剑客的一记眼剐,看到我还挺有精气神,他的眉头也渐舒展。
  突的人影逐动,刀光剑影,分秒间,绫波剑客的剑刺进了大刀蛉野的腹部,大刀蛉野的刀狠狠地砍在了绫波剑客的肩头。
  再动,便只见大刀蛉野瘫倒在地,奄奄一息。主子亦是脸色苍白。
  我一看,这便是最好的时机。眼神一狠,我从来都打不过他,那个在绫波峰上潇洒恣意的剑客,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,我只能在他毫无防备信任我的时候给上一刀。
  我缓缓走过去,暗摸手里的匕首,到时候只要往他心脏捅上那么一下……
  “哈哈哈哈”,只有进气份的刀客,看了谄媚上前的我,笑得疯狂,“十八条人命啊,你这部下可真是……”我一惊,捡起地上的石子向刀客的喉腔扔去,他头一歪,断了气。
  我很慌,话虽没说完,但是脑子一转,很快就能猜到那十八人是我所杀,嫁祸到绫波剑客身上,就算剑客凭往日的情面兴许还能信任我,却心生芥蒂。恐怕我的暗袭不会成功。
  我笑吟吟地走到他的面前,没有一丝想要解释的念头。
  刚才的打斗,让他额头上冒了不少的汗,人虚弱异常,堪堪靠在石块上。我用手蹭去他脸上的汗浃,又像是抚摸,从眉头到嘴角,我看得仔细,凝得深情。他没有动弹,只是稍握紧了垂落在地上的剑,哪怕是只剩下一口气,一个武林至尊的任何举动还是有可能要了我的命。
  我没有想象中地很快就捅进他的心脏,我很艰难,不忍加愤怒,一寸寸地将匕首刺进他的肉体里,血喷溅。
  我心里想着,再见了…以…后,我们谁都不欠谁。
  有个传说,死过了的人再次复活会永远杀不死。
  那十八个人是我杀的,我逼迫这帮仅存的巫族人逆天改命,上一世剑客自知只有死亡才能了结我心中仇恨,便自杀,可我不愿,一是我想让他死在我手里,二是为了心中不知名的情愫。
  这世,他会被我“刺死”,我则闭上眼睛安然地等待他将手中的长剑往我头顶挥落的那一刻。
 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世,我都不希望你死。
  我埋得了这杀心,却未必下得了手。
  绫波剑客用手轻轻地刮了我的鼻尖,笑着对我说,“你还是老样子,前世你不忍杀我又难逃内心责难选择自杀,你的记忆都是我写的。”
  “一直都知道那些人是你杀的,可惜来晚了,逆天改命的不是他们,是我啊!”
  “今生该是我还你了,溯容。”我惊愣,不知所措地看着心脏处不断涌出的液体,发了疯地想要用手堵住,拼命地摇晃着头,撕心裂肺带着哭腔,“不要啊……”
  他用宠溺的眼光定定地看着我,眸中的星光越发黯淡,我泪水止不住地流淌,扑进他的怀里。
  冷风呼啸,我抱着早已冰冷的尸体,眼神恍惚,喃喃道,“怎么办,阿绫?”